百香楼内。许多的目光都是投向周元身旁的夭夭,但是后者却是神色清淡,也并没有看向那停下脚步的赵烛,仅仅玉手握着酒杯,眸子盯着杯中的波光。赵烛双目微眯的盯着夭夭,关于后者在苍玄宗内共同的名声,他天然也是听说过,听说这位美丽得不像话的女孩,被人称为十大圣子之外的圣子…不过,他并没有正面和夭夭交过手,天然对这种风闻带着几分质疑。在他看来,夭夭的那些名声,大部分恐怕是源自于她那绝美的容颜,究竟面对着如此美丽绝色般的人儿,任谁都会吹捧几分。“怎样?这位师妹觉得我苍玄宗的圣子没什么了不得吗?”赵烛掉以轻心的道,但是言语却是有些狠辣,直接是将夭夭摆在了许多圣子的对立面。夭夭明眸微抬,道:“他人我不清楚,不过你么…我倒还真是有些看不上。”赵烛面色登时一沉,当着这么多人,被一个女孩看轻,他可还真是忍不了。百香楼内,其他的弟子也是面面相觑,不敢说话,究竟在这儿,恐怕也就唯有夭夭敢如此跟赵烛说话。“真是大吹牛皮,真认为他人吹捧你几分,你就将自己当做了一个人物?!”赵烛目光冷冽如刀般的盯着夭夭,周身有着雄壮凌厉的源气慢慢升腾起来。瞧得他这般作态,两脉的弟子面色都是一变,眼中有着惧色,究竟面对着一位圣子,他们还真是没几分胆气。沈万金也是急速凑上来,陪着笑道:“赵烛师兄不要发怒,您一个圣子,何须跟咱们一些一般弟子才智?要不我跟您赔杯酒?”他端着酒杯,放低姿势。然后赵烛仅仅冷冷的瞥了他一眼,袖袍一挥,一道源气席卷而出,砰的一声,就是将沈万金掀飞而去,将一旁的桌子都是压碎而去。“你算什么东西?也配跟我喝酒?”赵烛漠视的道。“赵烛!”周元目光一厉,手中天元笔直接闪现而出。“哟?圣源峰的首席弟子这是计划应战我吗?”赵烛见状,玩味的笑道。“还真想试试苍玄宗的圣子有多凶猛,正好赵烛师兄排名居末,假如可以的话,或许可以将你拉下来。”周元慢慢的道。赵烛目光严寒,道:“那你就来试试吧。”周元手掌紧握天元笔,刚欲有些动作,一只如玉般的素手就是从旁伸了出来,他回头一看,只见得夭夭淡淡的扫了他一眼。“今天你风头出得够多了,还要抢吗?”周元一滞,无法的翻了一个白眼,他知道现在和赵烛着手的话,恐怕他制胜的几率不大,但只需可以跟对方羁绊一会,他其实也并不算丢人。不过看样子,夭夭并不计划让他出手。“怎样?要换人了吗?”赵烛见到夭夭拦下周元,撇嘴讥讽道:“也罢,今天你二人想怎样玩,我都接下了。”但是夭夭却是摇了摇头,道:“想要跟我交手的话,你却还没这个资历,我也没什么爱好和你玩。”赵烛面色突然阴沉下来,目光环视一圈,轻视的道:“在这儿,除了你的话,还有人敢站到我面前来?”其他两脉的弟子,目光皆是缩了回去,就算是吕嫣,周泰,张衍他们,尽管面色都是愤恨,但还真是不敢跟赵烛交手。究竟后者是圣子,实力比袁洪那等还要强上许多。夭夭仍旧没有理睬他,仅仅伸出玉手,细长玉指直接将那扑在桌上饥不择食,小小的身躯都被盘子遮住的吞吞拎了起来。“你假如打得过它,或许还有资历跟其他人交手。”吞吞被夭夭拎着脖子上的肉,嘴边还残藏着肉丝,一清二楚的兽瞳中还挂着无辜之色,微微的挣扎了一下,小短腿踢了踢,明显不满夭夭打扰它进食。周围许多弟子呆若木鸡,明显没想到夭夭居然计划让吞吞去抵挡赵烛。而赵烛也是愣了愣,旋即面色乌青。“你敢辱我!”在他看来,夭夭拿一头畜生出来跟他打,无疑是在侮辱他。不过夭夭底子没有理睬他的面色,拎起吞吞,对着它道:“搞不定他,你就不必再吃了。”说完,直接就将一脸懵逼的吞吞对着赵烛丢了曩昔。赵烛目光含怒,怒笑道:“好,已然你不识抬举,那我便将这小畜生直接剁了。”他单手一握,雄壮源气会聚而来,化为一柄数丈左右,但却散发着极点凌厉剑气的剑影,唰的一声,就是狠狠的对着眼前抛飞而来的吞吞怒斩而下。嗤!尖利的破风声响起。此刻吞吞终所以清醒过来,不过它并没有理睬赵烛的攻势,而是想起了从前夭夭的话,当即小小的身躯一颤。居然用禁绝吃这么可怕的要挟…吼!所以,吞吞那嗓子间当即有着愤恨的咆哮声响起,小小的身躯瞬间胀大开来,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惧凶威迸发而起。周围的弟子,皆是猛的色变。只见得在那暗金光辉中,一头奥秘而巨大的凶兽凭空呈现,有着鳞片的巨爪狠狠的拍出,一爪就是拍击在那剑影之上。嘶!巨爪拍下,那一道剑影直接是在顷刻间,就是被撕裂开来,宛如薄纸一般的软弱。吼!一道惊雷般的兽吼将整个百香楼都震得在哆嗦。吞吞所化的巨兽拍碎剑影,直接是在那赵烛震骇的目光中暴射而出,一个闪现就是呈现在其面前,咆哮如雷,那巨爪之上黑光环绕,毫不留情的狠狠怒拍而下。巨爪拍下,赵烛瞳孔也是突然紧缩,一股无法形容的风险气味自心头涌起。体内的源气,几乎是在此刻毫无迸发的喷射而出,五指并曲,宛如掌刀,源气在指尖凝集,犹如是形成了极点尖利的剑芒。他一掌劈出,以攻代守,这一记掌刀,就算是袁洪那般实力,若是被劈中都是重创的下场。铛!在那许多弟子惊骇的目光凝视下,兽爪与掌刀直接是硬憾在了一同,金铁之声响起,暴烈的冲击波张狂的暴虐开来。轰轰!整个百香楼内,都是一片狼藉。世人目光紧紧的望着那对碰之处,再然后,他们的瞳孔就是猛的一缩,只见得那里,赵烛的身影略显难堪的倒射而出。直接是射出了百香楼,落在了外间的地上上。落脚之处,地上都是在不断的龟裂。在其手掌上,有着血痕显现出来,鲜血顺着指尖滴落下来。赵烛面色阴沉的望着手中滴落的鲜血,一动也不动,好像也是被这般成果所惊到,他明显没想到,他居然会伤到一头他嘴中所谓的畜生手中…百香楼表里,也是一片幽静。那些剑来峰的弟子,浑身冰寒的望着这一幕,眼中相同是难以想象,他们剑来峰的圣子,居然被一头只知道吃的小畜生给伤了?!圣源峰两脉的弟子相同很震动,在他们眼中那除了吃仍是吃的吞吞,居然如此恐惧?一抓拍飞赵烛,吞吞的身躯敏捷的缩小,滴溜溜的转了回来,趴在桌子上,也不理睬其他人,持续静心狂吃。夭夭明眸微抬,眸光却是如泉流般冰彻,盯着面色乌青的赵烛,慢吞吞的道:“连吞吞都打不过,说你这圣子身份没什么了不得的,你还有定见不成?”赵烛脸庞阴晴不定,心中憋屈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,他今天本是计划来震撼一下圣源峰的士气,成果没想到反而在一头畜生手中吃了亏。眼下四周那些奇怪的目光,令得他怒火中烧,这儿再也待不下去,只能目光森寒的盯了周元一眼,直接挥袖回身而去。仅仅那般背影,怎样看都带着一点难堪。瞧得赵烛灰溜溜而去,那些剑来峰的弟子,也是面色丑陋的赶忙跟上去。而跟着他们的离去,百香楼中的两脉弟子登时发出了欢呼声,那些看向夭夭的目光,却是变得愈加的敬畏。一起看着那在桌上长大嘴巴狂舔盘子的吞吞时,也是变得惊讶了许多。周元与夭夭对视一眼,然后也是不由得的一笑,这赵烛,还真是有些倒运啊,本来他是想要来给世人一个下马威,成果反却是自己狠狠丢了一把脸。不过,从前是吞吞打的他,那家伙走的时分,把他狠狠盯着做什么…周元无法的摇摇头,看来那家伙,又是要记挂上他了。